网站公告:
该网站属缅甸维加斯客服专用,联系QQ:907639999
133-7879-5299全国服务热线:
  • 最新缅甸维加斯客服
    对于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为什么各方诉求差异就
    时间:2018-04-18
     

    有分析人士认为4800缅元/天的最低工资不足以面对日益增涨的生活成本,特别是多数工厂都设在仰光等经济发达的相对高消费城市地区,所以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到5600至6600缅元/天更为合理。然而,雇主们认为,鉴于他们面临的其他挑战,包括交通运输不便、土地价格高涨、停电断水频繁和劳动生产率低下等,这一增长幅度太大。

     

     

    有人担心,最低工资的增长将影响缅甸在全球服装业方面竞争力,因为低工资一直是劳动密集型服装制造业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对于最低工资的调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劳动力生产率是否会随着工资增长而增加。

     

     

    据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心的2017项研究发现,这里的生产率远低于该地区的其他地区。缅甸的劳工最低工资是该地区第二低的国家,只比服装制造业巨头孟加拉国的高,这是CMP制衣厂流到缅甸的主要原因。但是缅甸劳工工资较低的同时工人的生产率也低。在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服装业的生产率是缅甸的六倍左右,而柬埔寨和老挝的生产率也是缅甸的两到三倍。这意味着,尽管缅甸相对较低的工资水平,企业可能会发现留在其他国家的利润更大。另一方面,中国的最低工资已经上升到一个地步,它现在的性价比让其选择到缅甸运作更划算,所以已经有一定量的工厂从中国迁移到仰光。

     

     

    因为提高最低工资也会给投资者带来工厂的成本显著提高。生产成本增加但不能保证生产率的任何提高,这可能导致缅甸失去在服装行业吸引外国投资所需的竞争优势。制造商可能会选择不搬迁或迁移到邻国生产力更高,如泰国、或一个最低工资标准较低的国家。比如,孟加拉就因其最低的工资和更高的生产率而对服装制造商特别有吸引力。

     

     

    为了保持缅甸在服装业的竞争优势,在提高劳工最低工资标准的同时缅甸工人的生产率必须提高。目前,缅甸许多服装厂使用奖金制度来提高生产率和出勤率,为劳动力提供奖金激励以满足生产目标。虽然许多较大的工厂赚取足够的收入,以适应最低工资的增长和维持他们的奖金制度,但当地的小型和中型工厂,主要涉及分包或非常低端的CMP工作。正是这些规模较小的工厂将受到最低工资增长的最大影响。为了维持工资成本,他们可能会被迫减少工人数量、为达到生产目标而提供的劳动激励。因此,生产力可能会下降,从而进一步侵蚀缅甸的区域竞争力。

     

     

    虽然很难证明生活成本并没有上升,但在没有生产力提高的情况下,不断提高最低工资绝对不是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相反,当前的工作重点应该是降低投资成本来吸引外资,让投资者明显感受到缅甸在本地区的投资成本和收益相对优越。

     

     

    当然,缅甸政府时下已经采取措施,通过减税和基础设施的改善来降低商业投资成本。电力和能源部最近宣布计划缅甸的发电量在2022年翻番,这将对改善服装厂的投资环境起到巨大作用。恶劣的交通基础设施是厂主的另一个主要负担,交通运输部正与有关国家合作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以缓解交通不便和拥堵,改善仰光港的进出口等。

     

     

    另外,生活在每国家的不同地区的生活成本也是高低不一的。比如,在仰光的生活费用很高,工人最低工资一天4800缅元可能不能足够养活自己、也不能激励员工进行大量的加班;但是在勃生这样的城市,那里的生活成本就相对较低,那里可能有一个较低的最低工资标准也是可行的。因此,一旦建立必要的基础设施,区域最低工资就有可能吸引服装工厂到小城市的工业区。

     

     

    当然,对于上调劳工最低工资标准是否真的会影响缅甸竞争力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然而,随着成本的降低和生产力的提高,服装制造业等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一定可以继续成为缅甸国民经济增长的强劲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