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该网站属缅甸维加斯客服专用,联系QQ:907639999
133-7879-5299全国服务热线:
  • 最新维加斯客服咨询
    微观缅甸:我生活在仰光
    时间:2018-04-18
     

    从小生长在昆明的我,习惯了四季如春的天气,实在难以适应仰光的炎热和剧烈的紫外线。最近仰光的气温已经飙升到了38度,行走在太阳下,空气是凝固的,巨大的热气把人团团围住。

     

     

    仰光的天气炎热,但这里的人民却是平静、温和的,让人想要去接触、去了解。我喜欢从人来了解一座城市,在仰光城里兜兜转转,就像小时候父亲带我骑上自行车在昆明的各个小巷穿梭一样,遇见不同的人,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我总是在空闲时四处闲逛,到仰光的时间里,除了唐人街、人民公园和大金塔这类的旅游景点,天台酒吧、夜市、菜市场,甚至门口的小巷都成为了我的探索之地。

     

     

    这里生活节奏缓慢,虽然经济落后,但是人们精神世界富足、纯粹。宿舍旁边就有用铁皮搭起来的棚屋,5平米左右的棚屋周围都是污水和野狗,无论男人和女人都穿着衣服在棚外冲凉,刚开始我甚至有些同情他们。一个晚上,宿舍又停电了,一片漆黑和寂静中富有动感的音乐传来,好奇心驱使我伸出头看,一群缅甸年轻人正聚在棚下,用手机播放着缅甸嘻哈音乐,一边做着嘻哈的手势一边跟唱。后来又接连放了几首歌,仔细一听,是蔡依林的《日不落》和王心凌的《爱你》,不知道哪位缅甸歌手把它们翻唱成了缅语歌曲,熟悉的旋律,陌生的语言,我索性在宿舍唱起两首歌的中文版本,加入他们的狂欢。

     

     

    这群年轻人的狂欢让我想起一个傍晚,我正沿着小巷走,打算到街对面的超市买豆奶,偶然听到轻柔动听的缅语歌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哪家住户在放CD,走进看,才发现是一个穿着笼基的男人盘坐在路边,身旁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男人用黝黑的双手打着手鼓,悠扬的缅语歌曲配合着手鼓,听起来颇似中国的民谣,优美动听。

     

     

    刚开始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在糟糕的居住环境下,人们还可以那么纯粹的狂欢,后来慢慢接触更多的缅甸人,我才了解到精神的富足已经足够让他们快乐了。缅甸只有0.1%的人没有宗教信仰,信仰和当地风俗塑造了缅甸人虔诚、平静的个性,各个寺庙中随处可见跪在佛堂,神情平和地闭着双眼,双手合十祈祷的人。他们不擅长积累财富,不如中国人一般看重房产。

     

     

    在仰光接触到的人大多是友善、可爱的。在唐人街的中药铺,我结识了陈铁曾爷爷——中药铺的老掌柜。刚到仰光时,我从唐人街第17条街买个中国豆沙包边吃边逛,一直走到第21条街,周围的金店亮闪闪地晃眼,只有朴素的缅中药材行吸引了我。90岁高龄的陈爷爷是药材行的老掌柜,20岁时就从叔父那里继承了药铺。初见陈爷爷,和蔼的笑容给我最深的印象,“没关系的,我知道的都可以跟你说。”这是我表明来意后,陈爷爷说的第一句话。

     

     

    正式的采访只有两次,采访后我留下了联系方式,没想到陈爷爷从采访后每天早上或傍晚都会给我打电话,“囡囡,早上吃过点心了吗?有空来爷爷店里玩。”每次的电话内容都是简单的问候和邀请,苦于报社的工作,我只好经常回绝。“囡囡,今天有空吗?爷爷写了诗想送给你。”不曾想老人家竟然为我亲笔写了诗,“天涯海角情无限,万水千山总是缘”两句诗让我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无意间,我和陈爷爷提起我即将回国,他第二天傍晚就打来了电话,“囡囡,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去送送你。”一次偶然的采访,竟让我遇见一个这么可爱、和蔼的长辈,在异国他乡感受到真诚的关爱。

     

     

    在仰光,一个微笑,一次邂逅,就能收获一份真诚的情谊。正如一位在缅甸工作的师兄所说,“仰光是一个你呆越久越喜欢的地方。”